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廣西日報:“活”體制機制 “富”科技人員——修訂后的《廣西壯族自治區促進科技成果轉化條例》亮點解讀

       科技成果成功轉讓,科技人員從轉讓凈收入中提取的獎勵和報酬比例不低于70%;政府設立的研究開發機構、高等院校取得的科技成果轉化收益全部留歸單位,不上繳國庫;擴寬科技成果轉化獎勵范圍,擔任領導職務的科技人員可按規定獲取獎勵……近日,記者從自治區科技廳獲悉,《廣西壯族自治區促進科技成果轉化條例》作了新修訂并已正式實施(以下簡稱《條例》)。

為什么要修訂《條例》?具體修改了哪些內容?有哪些亮點?

科技廳相關負責人介紹,原《條例》是1996年11月30日起施行的,2010年9月進行了修正。隨著經濟社會和科技水平的較快發展,原《條例》中部分內容和條款已與我區目前科技成果轉化工作實際不相適應。此次修訂的《條例》從法律層面上緊扣科技成果向現實生產力轉化不力、不順、不暢的各個環節,在10個方面作了較大幅度修改,補齊成果轉化中的短板,讓體制機制“活”起來、企業主體“動”起來、科技人員“富”起來,獎勵范圍“廣”起來,科技成果“轉”起來。

讓體制機制“活”起來

“如果用一個成語來概括《條例》修訂前后的不同,我覺得‘善破勇立’很貼切。修訂后的《條例》內容更接地氣,更具可操作性,更符合科研人員的期待,體制機制更靈活且更具有制度效力。”自治區科技廳成果處負責人如是說。

下放科技成果使用權、處置權和收益管理權是此次修訂的最大亮點。其核心內容可以通俗地解釋為研發機構、高等院校科技成果轉化的錢不用上交國庫,單位可以用轉化收益獎勵科技人員,而且這筆錢不受績效工資總額限制,不納入績效工資總額基數。

廣西農科院科技成果處處長結合例子介紹了《條例》的今昔變化:“以前我們院的專家選育出水稻新品種,其品種使用權、經營權等轉給企業后,其收益可以用來獎勵科技人員的少,而2015年前全區科技成果轉化收益的處理情況大同小異。現在不一樣了,2016年我們院的水稻育種團隊一個新品種經營權轉讓后,主要研發人員拿到了百萬元的獎勵。”

之所以后來獎勵金額能大漲,是源于2015年8月國家對科技創新的“三權改革”。對標國家要求,此次修訂的《條例》規定,執行政府科技計劃項目所形成的科技成果,除國家另有規定或者科技計劃項目主管部門與項目承擔者另有協議約定外,其使用、處置和收益等權利屬于項目完成單位。政府設立的研究開發機構、高等院校取得的科技成果轉化收益全部留歸單位,不上繳國庫,納入單位預算管理,扣除對完成和轉化職務科技成果作出重要貢獻人員的獎勵和報酬后,應當主要用于科技研發與成果轉化工作。政府設立的研究開發機構、高等院校對其持有的科技成果,除涉及國家秘密、國家安全外,可以自主決定轉讓、許可或者作價投資,不需報相關主管部門審批或者備案。

記者采訪中聽到不少科技人員吐槽:有些高等院校、研究開發機構領導不積極甚至是不愿意轉化科技成果。為什么利國利民的好事不愿意干?下面的例子讓我們了解到被指責一方的實際困難和顧慮。據悉,某科研單位領導成功轉化一科技成果,當時成果轉化獲得十幾萬元,后來買方用該成果賺取的高額利潤達近千萬元,于是有人舉報該領導決策失誤,導致國有資產流失。為此該領導三番五次被要求作解釋甚至作檢討,工作備受困擾。

客觀來說,科技成果作為無形資產,具有不同于固定資產的特點,包括科技成果的首創性導致價格難以確定、科技成果的有效期和保質期受技術進步和市場變化的影響存在較高風險等。但是按照現行國有資產管理要求,很多科技成果被納入國有資產管理范疇,等同于有形資產管理,這導致一些高等院校、研究開發機構存在“不轉化無風險、轉化就有國有資產流失風險”的情況,單位負責人有不敢處置、怕承擔決策風險的顧慮,出現成果轉化“馬拉松”的現象。為了鼓勵事業單位和科技人員積極開展科技成果轉化活動,消除“后顧之憂”,修訂后的《條例》對癥下藥,建立免責容錯機制,規定政府設立的研究開發機構、高等院校以科技成果對外投資實施轉化的,對已經履行勤勉盡責義務且未牟取私利的,決策和實施程序符合法律法規和本單位規章制度的,免除單位負責人在科技成果定價中因科技成果轉化后續價值變化產生的決策責任。

讓科技人員“富”起來

以人為本,增強科技人員科技成果轉化動力是此次修訂的又一亮點。科技成果落地成金后,科技人員很關心如何分配這些真金白銀。

完善以科研人員為主的各類人員在科技成果轉化中的收益分配制度,調動他們開展科技成果轉化活動的積極性是解決我區科技成果轉化率低的關鍵一步。為了讓科技人員富起來,獎勵的范圍廣起來,修訂后的《條例》主要從五個方面作了規定。

提高科技人員職務科技成果轉化收益比例對科技人員來說是最大的福音。從原來的對科研人員獎勵比例不低于50%,到“科技成果轉移轉化收益用于科技人員、研發團隊及為科技成果轉移轉化作出重要貢獻的其他人員的現金和股權獎勵的比例不低于70%的要求,這一比例讓科技人員吃了定心丸。修訂后的《條例》規定,政府設立的研究開發機構、高等院校規定或者與科技人員約定獎勵和報酬的方式和數額應當符合下列標準:將職務科技成果轉讓、許可給他人實施的,從該項科技成果轉讓凈收入或者許可凈收入中提取不低于70%的比例;將職務科技成果作價投資的,從該項科技成果形成的股份或者出資比例中提取不低于70%的比例;將職務科技成果自行實施或者與他人合作實施的,應當在實施轉化成功投產后五年內,每年從實施該項科技成果的營業利潤中提取不低于10%的比例。

擴寬科技成果轉化獎勵范圍對身兼領導職位的科研人員來說是一項紅利。修訂后的《條例》明確了擔任領導職務的科技人員可按規定獲取獎勵,擔任國有企業或者事業單位領導職務的科技人員,是科技成果的主要完成人或者對科技成果轉化做出重要貢獻的,可以按照規定獲得獎勵,參與分配時應當實行公開公示制度。

讓企業主體“動”起來

企業是創新的主角,如何發揮企業作為科技成果轉化“生力軍”的作用?

針對目前我區企業因受規模、資金、人員等因素影響,存在技術創新、成果轉化積極性不高等現象,為了讓企業主體“動”起來,修訂后的《條例》做了以下規定:利用財政資金設立的、具有市場應用前景的科技項目可以由企業牽頭組織實施;鼓勵企業通過購買科技成果、技術入股等方式,承接研究開發機構、高等院校、其他企業等單位的科技成果并實施轉化;對承接科技成果的企業,縣級以上政府可以按照技術合同交易額或者技術入股出資額的一定比例給予補助。

打好東盟牌是廣西科技成果轉化的重要內容。截至2017年底,我區已成功舉辦了5屆中國-東盟技術轉移與創新合作大會,與東盟國家共建雙邊技術轉移中心達到了8個,中國-東盟技術轉移協作網絡成員達到了2326家,其中1/3為東盟國家。為了進一步突出廣西的區位優勢,拓展中國-東盟技術轉移協作網絡,讓技術、成果在廣西與東盟國家間“流通”起來,修訂后的《條例》明確,依法開展境內外技術合作、技術貿易等活動,完善面向東盟的技術轉移協作網絡和信息對接平臺,促進相互間的技術轉移和科技成果轉化。

據不完全統計,近年來由中國-東盟技術轉移中心舉辦的技術轉移活動54場,促成中國與東盟國家企業簽署合作協議463項,意向金額50多億元,推動了中國一大批先進技術成果快速向東盟國家轉移。

 

為加速科技成果在區內轉化應用,我區大力實施“十個一”的政策措施,除了修訂《條例》,制定高校和科研院所科技成果轉化報告制度,還出臺了《廣西科學技術獎勵辦法》,大力實施廣西科技成果轉化大行動,初步建立了以市場為導向、以企業為主體、“產學研資介”充分參與的科技成果轉化體系和技術轉移長效機制。(李新雄)

广东麻将的规则 欢乐捕鱼破解 内河五分彩是官方开奖吗 时时软件编写 福建36选7开奖结果今天期 福建体彩31选7第19167期开奖结果 时时彩开奖结果表 北京时时每天开奖号码 92qp就爱棋牌 重庆时时后三基本走势图 快乐赛车彩票合法吗 群英会定一胆技巧 杏树宝典论坛 pt电子游戏户 pk走势 江西11选五开奖走势图一定牛 15开奖查询